狗万最新版下载

去年的380万离婚人士都该看看这部片

编辑:ROOT

黄渤最近越来越有内味儿了。

什么味儿?

爹味。

在一部新片的剧照里,只见黄渤夹克风格似乎承自七匹狼,围巾仿佛来自恒源祥,微短的刘海死命地掩饰着发际线的上扬。

外加脸上那种中年老爹特有的仿徨和慈祥,这无疑是广大中年父亲的典型模样。

再回忆黄渤过往那种带点痞气的小人物形象,其间那种从轻狂到中庸的转变,像背上某处起了痒痒,只想叫人挠挠,谈个究竟。

结果这一扒,我发现了些更有意思的东西。

上图这张黄渤剧照出自一部即将上映的新片――《被光抓走的人》

《圣经》里写过:上帝说要有光,就有了光。可上帝一定没想到,光来了,人就刷的没了。

《被光抓走的人》,顾名思义,在电影中光是会抓走人的

抓走什么样的人?据说,抓走真正相爱的人

按照片中的设定,某日忽然天降几束离奇的白光,一些被光照到的人莫名就不见了。像上帝吃面条时不小心蹿出来几根,再哧溜地吸回去时,无意中带起几只蚂蚁。只不过,这些“蚂蚁”都是一对一对的。

白光是怎么抓走人的不重要,被抓走的人去了哪儿也不重要。

重要的是,白光被人们奉为检验真爱的标准。

反之,没被光照走的人,似乎就成了不被爱或者无人可爱的悲情因子。

有的人以为自己跟伴侣如胶似漆,牛郎织女瞅见了都会妒忌。然而光一照,懵逼了――俩人安然无恙。

还有的人更滑稽,白光下来,自己对象跟别人一块没了。白光走了,一缕绿光在脑袋上冉冉升起。

最荒诞的是,那些无孔不入秀恩爱、自称爱得死去活来的人们不一定被照走了,反而是平时从床头吵到床尾的那种被带走了。

其实,比起《被光抓走的人》,片名更该叫《被光剩下的人》,它描绘的是这些被剩下来人们的群像戏。

和《行尸走肉》、《穹顶之下》等美剧一样,影片实际上是借一个超现实的夸张设定来反映人性。

玻璃罩子扯淡不?扯淡。人性拍得真实不?真实。――《穹顶之下》

“白光带走相爱的人”,这个想法是片子导演董润年的一次突发奇想。

之后他把想法告诉了李诞,俩人都觉得有意思,于是就依照设定各写了一个版本。

董润年写的是白光头一次照射后的故事,李诞则是从白光出现三年后开始写。

待俩人各自提笔,就有了《被光抓走的人》的剧本以及李诞的短片小说《在白光后》。

而在电影中,李诞也以客串的身份露了个脸。可以说,李诞算是电影的一位不挂名的番外编剧。

当代爱情作品总爱走捷径,靠着写你死我活的反智情节博人眼球。

看得越多,反而越不知爱情为何物。

而尽管董润年和李诞写作的内容不同,但他们的目的是一致的――写一个给成年人看的爱情寓言故事。

成年人乃至中年人的情感像浑水,一眼往往看不透,格外复杂。

例如知乎上有个话题,下面有二百多条回答,问的是“父母感情不好却没离婚是一种什么体验?”

比起什么“初恋”、“离婚”、“出轨”这些自带抓马色彩的情感显学,像若即若离的婚姻关系这种问题从来乏人问津,但它们也是情感常态,甚至导致当代婚姻不稳定的真正因素。

只不过,出于面子也好,出于胆怯也罢,人们往往不愿意正视婚姻表象下爱情因子的消逝。

在我看来,白光最重要的意义就在于提出了一个疑问:

被剩下的我们,从什么时候开始不相爱的?

就拿片中的中学老师武文学(黄渤饰)和妻子张燕(谭卓饰)来说,被白光照过却安然无恙的他们,迎来的是一场信任危机。

一再的辩解,慌张的掩饰。

谁也不愿意承认自己是爱情局上的弃子。

可明眼人都清楚,摆上台面的破镜总得正眼看待。

想象一下,如果你发现跟自己同居几十载的伴侣都没有跟你在感情上敞开过心扉,即使婚姻关系已经到了悬崖边还有意无视,是不是也是挺可怕的一件事?

前阵子民政部公布的报告显示,国内的结婚率已经有七年连续下降,离婚率反倒连续十五年上涨,光是去年,就离了380.1万对

图片via格隆汇

离婚率高居不下,“恐婚”心理越来越普遍的现象的背后,除了所谓的性格不合这类常见因素,恐怕跟很多夫妇明知情感出现问题,却又可以无视问题不无关联。

婚姻还在,感情却早没了,可能是当今不少夫妇的常态。

然而白光一定就代表真爱的审判吗?

倒也未必。这也是电影和小说留给观众的思考空间。

《在白光后》的最后两段写道:

“车向着婚礼和某种未来开去,绿的,红的,紫的,黄的,各色灯光晃过武文学和张燕的脸。前路上目前依然没有白光。”

也许感情这码事没什么非黑即白、非此即彼,掺杂各色才是常态。

谁能说白光过后,打破信任危机选择在一起就不算爱呢?

总之,白光引发的种种思考,都在昭示着华语影坛终于有了这么现实的爱情话题电影。

老一辈人总乐意跟后辈们讲:有些事你得年纪再大点才会明白。

放到电影的语境里,探讨中年危机,直面当代“恐婚”情绪这类复杂命题,得是人生阅历和专业能力达到一定水准的演员才能驾驭。

《被光抓走的人》的卡司阵容显然满足了这一标准。尤为明显的便是黄渤和谭卓两位当家门面。

《被光抓走的人》共有四条故事线,黄渤和谭卓撑起的是其中最核心的那条――白光照后剩下的中年夫妇。

详细点说,便是他们怎么处理暴露出来的婚姻危机乃至中年危机

如开头所说,黄渤的爹味越来越重了。

这是好事,因为它标志着黄渤又在演艺道路上步入了一个新舞台。

以前总有人为黄渤感到惋惜,觉得形象上的制约导致黄渤大都只能演些模式化的小人物,可惜了。

比方说《一出好戏》里的loser马进

年龄的增长,一定程度上成了他跳出回环的台阶。脸上日益增多的褶子,成了他迈向中年角色宇宙的康庄大道。

黄渤近年来广为人知的一次“转型”要属《亲爱的》中扮演的那位父亲――田文军,。

片中田文军寻子的过程,也是观众见证他情绪一步步失控的过程。

张弛有度的表演,让所有人都看到了黄渤在中年市场上的潜力。

其中那场崩溃戏,更是被很多人奉为黄渤表演的“封神”时刻。

不过,《亲爱的》里的田文军,到底只代表了相当一小部分的中年男人群体,而《被光抓走的人》中的武文学则是对广大中年男人的高度提炼

在这里,黄渤难得地以主角身份演出了中年男人的油腻。

片中有一幕戏讲的是黄渤扮演的武文学跟老婆参加同学会,为了不在人前丢面子,武文学特地又是P图,又是办假火车票,想要制造出被光照时两人不在一起的借口。

结果,聪明反被聪明误,武文学的小伎俩败露,成了全桌人的笑柄。

注意那个出彩的尴尬神情

到了成片中,你可以看看黄渤饰怎么把那种中年人油滑、虚伪,逢场作戏的笑脸和死命掩饰的尴尬演绎得丝丝入扣,借用一位网友的话来说,就是“简直感觉在偷窥我爹的性生活”。

跟黄渤共同挑起中年夫妻档大梁的是近年来越发走红的谭卓。

凭借《我不是药神》里刚毅和柔弱、又飒又让人心疼的刘思慧,人们对她的印象逐渐从“长得像郝蕾”变为了“实力演员谭卓”。

“真正勇敢的人不会把那些生活给他们的重负写在脸上。她认清和接受了现实,接下来唯一要做的就是行动。”

谭卓对于刘思慧一角的表演心得,贯穿在她演过的很多角色里。

《春风沉醉的夜晚里》,她搭档娄烨做了回“夹在两个同性恋人之间”的女人,全程演的极其克制,化悲伤于眉眼间或者其他不易察觉的细节里。

《Hello树先生》里的她,尤其擅长用眼神传达角色心境。

《被光抓走的人》中亦是如此。她扮演的妻子依旧不那么动声色,却时刻透着隐忍的悲伤。

表面的演技靠炸裂,高级的演技靠克制。

她越是克制,观众反而越为她的处境而揪心。中年男人尴尬焦虑的对面,照着是中年女人的无奈。

除了黄渤和谭卓外,《被光抓走的人》的其他演员也值得侧目。

例如曾经的“王大锤”,现今的演员白客。

他参演的故事线,堪称全片最不同寻常和最大胆的一条。

还有文淇和焦俊艳分别扮演的武文学女儿和同事。如果说黄渤和谭卓定下了大锅菜的主料,那么她们俩就是让菜的口味得到升华的必备作料。

另外,王珞丹、黄璐、黄觉也都构成了“被光剩下的人”中的一环。

面对这等卡司,早已有人打出了一句“期待到爆”。

曾几何时,国产爱情片开始几乎步恐怖片的后尘,成为反智的代名词,不是无病呻吟就是过度抓马,可劲儿地营造大喜大悲。

至于这部《被光抓走的人》能否打破这个魔咒,不消我说,应该把评论权留给各位,到电影院探个究竟。

不点在看,白光警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