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万最新版下载手机版

防疫情、保复工,两难之下考验政府真功夫

春争日,夏争时。遏制疫情和恢复生产同样都不等人,复工复产成为当前广大企业的强烈呼声。

19日,山东省举行重点外商投资项目推进会,以“主会场+项目现场视频连线”方式进行,山东省委书记刘家义出席推进会并讲话,山东省委副书记、省长龚正主持并宣布项目开工开业。

青岛益海嘉里食品产业园项目、青岛瑞利国际生物医药产业园项目、青岛菜鸟科技网络物流仓储基地项目、青岛景晟健康产业项目位列其中。

这意味着山东各地因疫情而“暂停”运转的大项目,开始摁下了复工的“按钮”。而青岛早已开启了复工之路,据官方最新数据显示,青岛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复工率达90.8%。

在当前疫情防控丝毫不能放松的形势和压力下,仅就青岛而言,涛君了解到一些项目和部分企业的复工复产之路困难不少:有的企业面临防疫物资买不到的问题,有的企业坦言开工需层层审批太伤人,有的企业在招工难的情形下,费劲千辛招回来的外地工人进不了园区……

可以说,不同的企业遇到的困难和问题不尽相同,这些困难也不仅仅是企业自己的事情,更需要政府为复工复产创造具备可操作性的政策和制度环境

但疫情确实在关键时期,所有的政策和文件指令也都要求必须要严防严控的情况下复工。具体到基层执行层面,为了防止疫情防治功亏一篑,“宁严勿松”就成了最安全的策略,复工要让位于防控。既要坚决做好疫情防控,又要保证经济发展,这是个两难的情境。怎样权衡好疫情防控和经济发展的平衡?这才是政务服务理念和治理水平的真实体现。

这既是一场大战,也是一场大考。

两难情境中正是青岛干部“市场化、法治化、专业化、开放型”的素质和能力大显身手的时候,既有责任担当之勇、又有科学防控之智,既有统筹兼顾之谋、又有组织实施之能,这才是当下青岛发展最亟需的操盘手。

对于青岛这样一个以制造业、进出口见长的城市来说,保企业、保外贸自然也是重中之重。尤其对于制造业来说,产业链上下游环环相扣的生产环节里,是唇齿相依的广大中小企业,一个点卡壳整个链条就要停摆,随之而来的就是尾款难讨、原料难供、订单难下。

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副理事长黄奇帆就提醒过,要警惕“市场替代”风险,因为许多国外也有成熟配套的产业,在中国产业链停摆的时候,它们会抢占市场份额,一旦它们实现了对中国企业的替代,再把市场抢回来难度就大多了。

更危险的是在融资上相互担保、“抱团取暖”的中小企业,一家资金链的断裂极有可能引发雪崩式的连锁反应。因此即便在特殊时期,也要想办法在确保疫情防控的基础上让企业尽快复工复产,以此避免因企业倒闭而造成的更大风险。

何况,青岛目前正处于典型的增长速度换挡期、结构调整阵痛期、前期刺激政策消化期:与深圳等发达城市相比,青岛在体量落后的情况下增速也在落后;引以为傲的制造业目前正在转型,再加上行业和市场趋势的变化,传统优势下滑、新的优势未成;疫情的突袭更是打断了许多既定的发展计划,就像正在疾驰的大货急刹之后,急需狠踩一脚油门才能重新上路,更何况提速也要有个过程。

湖北之外,全国的复工潮开始浩浩荡荡。青岛有企业负责人告诉涛君,他们在眼巴巴等着复工复产,但中间遇到许多“中梗阻”,阻点在哪?

(应企业家要求,不提企业名称)

首先是审批问题。

对于复工企业,要求具备达标的防疫物资,譬如电子体温枪、口罩的存量要满足14天要求、消毒液要齐全等,这些物资备足无可厚非,是防疫需要,更是为保护企业员工。但当下的实际困难是,相关物资全部缺货,企业依靠自身力量难以筹措,因此有的干脆放弃申请复工。

在这种特殊背景下,严格审批之外,相关部门能否服务再靠前一步,把解决企业的这些现实难题也纳入工作范围?是否可以和企业一道想办法、出主意,当好企业的“合伙人”?既不给疫情防控添乱,又能助力企业复工复产、共克时艰。此时的雪中送炭、出手相救,无疑是最好的营商环境广告。

再次是用工问题。

各行各业都有自己的熟练工,有时这些工人不一定在省内。有家企业约300名外省工人,现在就无法到岗,因为一到劝返点就劝返了,连在青岛隔离14天的机会都没有。为了留住这些工人,企业不得不在工人无法到岗的情况下,也给他们发工资,因为一旦这些人在外地工厂(比如江浙)找到了工作,很可能连续多年都留在外地,企业很难短时间内找到同样数量的熟练工人。

还有就是强压给企业的无限防疫责任。

许多企业的厂房都在社区或村里,复工难免要有外地工人进入厂房,此时企业理所应当地承担起相应的防控责任,比如及时上报、落实隔离、监测体温等。但有些社区却将这个责任无限放大,要求企业不仅保证外地员工本人不属于“高危人群”,也得保证他所在的小区没有“高危人群”,这让企业很无奈,因为外面的情况企业掌控不了,这也就导致外地员工无法入厂。

有位企业家告诉涛君,疫情是突然到来,大家都没有准备,手里的现金也就够撑几个月。但疫情到来之后,许多项目的尾款收不到,许多新项目的推进难以进行,收入没了;同时部分员工要隔离14天,这段时期内员工的工资保险企业得照付,有些企业还得操心给自己的外地员工找符合隔离标准的集中隔离点,支出不降反增。

两难之下的抉择与操盘,才能真正体现干部的素质能力,也体现着一个城市的能力。

对比之下,浙江多地政府的作为赢来了一片叫好声,被打上了“优等生”的标志:

杭州掏钱包高铁帮企业接近300名贵州籍员工返程;

湖州、嘉兴等地组织包机,从四川和云南接回300余名返岗员工;

湖州拿出一个亿帮助企业复工复产,企业统一组织市外员工包车返回的,包车费用政府全额补贴;

宁波,多来一个工人补500元,机构补助总额最高可达50万;

义乌包车去河南、安徽、江西等地接回复工人员,新员工每人补助1000元,初次到义乌求职人员还可享受三天免费食宿;

海宁指导企业包车、包机、包专列接员工返岗,政府补三分之二路费;

永康与镇雄政府通力合作,4万名云南镇雄籍员工专车直送永康,车费由永康政府承担……

图片来源:

微信公众号“杭州日报”

此时此刻的抢工人无异于抢企业的生死。许多青岛企业家也关注到了浙江的举措,他们对于浙江的赞赏倒不在于政府出了多少钱,而在于这些政策在基层的可操作性。防疫情又要保复工,在政府的统筹指挥下,由各镇、街道逐一落实,真正替企业解决眼下最急迫的问题,无疑是对企业信心最强的提振。

在花式抢人大战的同时,不少地方还对“审批难”的问题拿出了办法:

深圳福田区推行“先复工、再核查”模式;

江西省取消复工复产批准手续,改为报备制;

杭州市宣布企业可以通过线上或线下方式,将复工方案、复工员工防疫承诺书等报备后自行复工,不需要再备案审核通过;

中山市宣布取消以备案、承诺等形式,限制企业复工复产的做法……

其他同样面临着“用工难”的制造业城市,是不是也可以“抄抄作业”?